京城历史悠久的庙会 消逝又恢复的往事记忆_365bet娱乐送彩金
京城历史悠久的庙会 消逝又恢复的往事记忆
历史
虫虫新闻网-草根新闻网-www.top10movie.net_草根视角观天下_风云资讯聚虫虫
网络
2018-02-28 10:20

过年,主要是图孩子们一乐,因此,旧时的北京,各式各样的庙会就成为孩子们的首选。说起庙会,不得不提护国寺庙会。它是京城历史悠久的庙会之一。据考证,护国寺庙会从兴起至撤市,约有三百年的时间。

家住护国寺街里、现年64岁的房管局退休员工李伦,打小就泡在山门里。李伦说,爹妈不让孩子疯跑,他每次都趁大人没留神偷偷溜出去。至今,他对护国寺庙会的印象是,地场宽敞规模大,卖东西的特别多。李伦小时候,最喜欢庙会上一位老奶奶卖的用五颜六色江米碗盛满的果子酱,那是老奶奶亲手做的,好吃又不贵。

李伦说,那时庙会还是娱乐竞技场所,到处可见练武的、摔跤的、卖艺的,连拔牙、算卦的都围着一圈人。李伦记得,在庙会的进口附近有个小酒馆,一到冬天,酒馆门前就支起口大锅,有个大块头的伙计露天炒栗子。李伦他们一帮小孩就等有崩出的栗子溅出来掉地上,好捡个漏儿。而挥锨炒栗子的大汉,又怕热栗子烫着孩子,便不时地做出个骇人的鬼脸吓唬小孩。

除了护国寺庙会,当年的蟠桃宫庙会也非常吸引人。如今,在东便门角楼南侧仍矗立着一通赑屃(bì xì)驮石碑,那就是大名鼎鼎的蟠桃宫遗址。蟠桃宫又名太平宫,全名为"护国太平蟠桃宫",系道教庙宇。供奉西王母娘娘。当年此庙虽不大,但香火很盛。许多青年男女都来此烧香、拴娃娃,以求子嗣。相传阴历三月初三是西王母的生日,举行蟠桃盛会。因此,蟠桃宫在每年的这时举办三天的庙会。

据家住在庙址附近,现年72岁的北京玉器厂退休技师杜海边老人回忆,以前每年蟠桃盛会时,南来北往的香客、游人灌满了街筒子,人们骑着小驴,赶着骡子车,一时蹚起的浮尘都迷眼睛。三天的庙会期间,这山门里外是人挨人、人挤人。说起"拴娃娃",幼时的杜海边还不太懂,只是看人毕恭毕敬地捧着泥娃娃从大殿里走出来。杜海边倒是对蟠桃宫内精美的玉石雕刻印象更深。殿前的雄狮、院内高耸旗杆的汉白玉座以及正殿中笑容可掬的王母娘娘、四周墙壁上正给王母祝寿的群仙塑像,神态各异、栩栩如生。杜海边如今已是雕刻工艺大师,但在他眼里,这座已经消失的庙宇,是自己心中永存的中国古代建筑艺术的百花苑。

说完这些消逝的庙会,不得不提曾经消逝,如今又恢复的厂甸庙会。当年,笔者家距厂甸只有两站地,因此每年春节的厂甸庙会是必去的。

厂甸庙会兴起于清乾隆年间至1963年闭市,其间历经200多年昌盛不衰。在西城区档案馆里,存有一份1963年春节期间厂甸最后一届庙会情况的档案。1963年的厂甸庙会共10天,从1月25日至2月3日。庙会上共设摊位744个,游人达400多万人。这个数字创造了厂甸庙会的历史。改革开放以后,中断了37年的厂甸庙会于2001年春节重张,后又辗转陶然亭公园。今年,厂甸庙会重回琉璃厂,再次唤起了很多人的记忆

原住宣武医院附近、今年66岁的退休工人王忠民回忆道,自己小的时候每逢过年,厂甸是必须要去的。在那个年代,人们勉强温饱,去趟厂甸庙会还得跟家长软磨硬泡地央告,才能给点钱还得把自个儿的压岁钱搭上。走在厂甸大街上,几个孩子一边嚼铁蚕豆,一边踅摸四周的好景致,看见买到大挂山里红(用小线把数十个山里红穿成一大串、形成个圆环)的主儿,就非常羡慕,都有点挪不动步了。最后,咬了咬牙花5毛钱买下一挂,往脖子上一套回家扮装沙僧去了。

原来住家离厂甸仅一步之遥,今年72岁的化工大学校友、退休工程师张其林,却对家门口的厂甸庙会小有微词,称它"嫌贫爱富"。张工告诉笔者,他在腊竹胡同住了大半辈子了,闭上眼都能从虎坊桥走到和平门去。怎奈小的时候家境贫寒,没有闲钱作为玩资。那时候过春节兜里也照样一个子没有,他曾几次"素着"从厂甸街上穿过,从南逛到北两手攥空拳只能看着人家买吃买喝买玩意儿。有一次,他只因无钱想蹭看两眼,就遭拉洋片艺人的驱赶。这对幼小的孩子是个伤害,至今提起来,他仍然念念不忘。

今年67岁的银行退休员工王燕彥,是这一带的老住户。对于她来说厂甸就如同开在自己的家门口。当年,小燕彦家就住在西琉璃厂里的北极巷,跟厂甸仅咫尺之遥。对于厂甸庙会,王燕彦印象深刻。她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厂甸庙会的会址就包括自己的母校:南新华街小学(现已改为幼儿园)。学校是个大庙,校园里有个大戏台。在厂甸庙会期间,这里就成为表演魔术、杂技的舞台。王燕彥说,自己平生第一次观看杂技就是在这里。最令她诧异不已的要数那个穿件大长袍子变戏法的艺人了。只见他翻完一个跟斗后从衣服里掏出燃烧的火盆,一转眼又立马托出两个内有金鱼游动的鱼缸,这让年少的王燕彥匪夷所思。

365bet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