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时代的悲剧:参与“神风”的中国人溥仪“御林军”中尉溥杰_365bet娱乐送彩金
一个时代的悲剧:参与“神风”的中国人溥仪“御林军”中尉溥杰
国内
虫虫新闻网-草根新闻网-www.top10movie.net_草根视角观天下_风云资讯聚虫虫
虫虫新闻网
2017-11-26 23:46

  

  很早就想写一篇有关爷爷身世的文章,但一直没动笔。直到在知乎上被邀请回答“你见过最厉害的人是什么样的?”,决定说说我的爷爷。

  有些朋友可能知道,我和朋友在海外经营实弹射击场,很多军迷朋友也喜欢关注我的微信平台。但我不算是一个军迷,对各种导弹的飞行距离和航母排水量都一无所知,有时一些军迷会给我留言说“XX这么经典的二战用枪你们怎么都没有?”我只觉得很幼稚——什么年代了,脑子里还都是兵器和战争。

  但我家里确实有人曾经是军人,还身处于这场世纪战争,就是我的爷爷。

  太爷爷在清末时是山东警察局局长,但爷爷出生时,已是民国,太爷爷也已经被遣返回老家吉林进行管制劳动,一贫如洗,爷爷也在吉林出生。

  上个月回家,在家里翻出一幅山东大学创始人王寿彭写给我曾祖父(王育仁)的字,王寿彭是清朝最后一位状元。葵卯年(1903)因慈禧过寿,而他的名字里有寿和彭(取自“彭祖”,传说中寿命惊人)便选了他做状元。

  17岁时因为上满洲国的日语军校可以不用花钱,爷爷通过考试来到长春——当时叫「新京」,进入「新京陆军军官学校」学习。学校采用全日语教学,要学习马术、剑道、柔道等日式科目,还要参拜日本神社,旨在为日军和满洲国输送人才。爷爷有两位同学后来比较出名,一位是末代皇帝溥仪的弟弟溥杰,另一位是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 引领韩国走上经济腾飞之路的韩国前总统。

  ▲伪满时期的新京陆军军官学校

  ▲当时的一张宣传画

  中间为戎装的溥仪

  右边就是“御林军”中尉溥杰

  「新京陆军军官学校」这个学校在历史上只存在了六年半,1939年成立,1945年日本投降,学校就解散了。

  爷爷和这两位同学都是学校的前两届学生,而这些同学被命运安排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朴正熙毕业后加入了日本关东军,参与过“清剿”抗日武装力量的行动,1945年被俘,然后被遣返回朝鲜。同年溥杰和哥哥溥仪从长春跑到沈阳打算坐飞机前往日本,在沈阳机场被苏联军队俘获。建国后被移交给我党,关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接受思想改造。我爷爷则加入了国军,在东北国民党军空军司令部做参谋。

  爷爷在学校时学的是飞行员专业,一般学习时驾驶的就是日本零式战斗机系列的95式3型练习机。前几年有一部讲述日本自杀式特别攻击队——“神风特攻队”队员心路历程的电影《永远的零》,很多日本人看得很感动,央视则说这是一部宣扬军国主义的电影。其实电影想宣扬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而这些理解可能都已经超越了导演所想表达的。

  ▲日本零式战斗机

  电影我看得很有感触,因为如果日本没有投降,爷爷毕业后,可能就要面临选择——是否要成为满洲国军第二飞行队的队员。这个满洲国军第二飞行队,又被称为“兰花特别攻击队”,兰花在当时是象征溥仪皇室的花朵,“特别攻击队”与日本海军的“神风特别攻击队”一样,就是激励伪满洲国军飞行队里面的中国人、朝鲜人和蒙古人为日本战死、进行自杀式攻击的。

  1945年日本投降后,爷爷和他的中国同学都加入了国军,爷爷开始在东北国民党军位于沈阳的空军司令部二处做参谋,专管情报工作。而日本侵华的硝烟刚刚散去,内战烽火又再度燃起。当时国民党内部派系间相互倾轧,爷爷看不顺眼,再加上当年学校老师的鼓励,爷爷加入了共产党的地下党,成为“方涛小组”的成员。“方涛小组”是地下党工作组的代号,共有成员22人,组长也是爷爷在陆军军官学校的同学。爷爷和同学一起从空军司令部偷出铁岭、锦州的航空摄影地图、空军兵力弹药及作战计划,提供给东北野战军,为“辽沈战役”做准备。

  1947年,爷爷秘密为“方涛小组”提供东北国民党军的空军兵力、弹药及作战计划,但不料身份暴露,国军在沈阳全城通缉他。于是他只能躲到“方涛组”另一位成员的家里。爷爷在这里认识了这位组员的妹妹,后来这位同志的妹妹,就成为了我奶奶。在躲过了这阵通缉的风波后,爷爷把奶奶送到了已经解放的大后方哈尔滨,然后又回到了沈阳。

  1948年4月的一天晚上,爷爷提供情报,他的同学于振光在司令部二处值班,趁着大家下班回家时,打开了绝密资料库,取出铁岭、锦州的航空摄像图。晚上回到家后,把图片分割成小块,焊迸一只事先准备好的双层小油筒内,装上豆油,冒充商人带出了沈阳。

  第二天一早,国民党沈阳空军司令部在上班时突然发现几个掌握机密的参谋不见了,文件柜凌乱不堪,航空摄影地图资料不全了。顿时惊动了各级长官。报告到东北剿总和南京空军司令部,然后下令要对这几个参谋和通缉犯“缉拿严办”。这时爷爷和同学分头化妆、隐瞒身份乘早班车前往铁岭,然后取道开原,逃到哈尔滨。爷爷和奶奶从此定居哈尔滨,我父亲和我也都出生在这里。

  ▲当年的哈尔滨

  解放后爷爷在哈尔滨一家工厂任厂长。1956年,毛主席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提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要共产党员踊跃提意见。爷爷向省里提了一条建议——共产党在企业的干部,应该多参与管理工作,而不是为了形式一定要参与到一线工作,这样才能提高生产效率。结果在1957年被打成右派。在这次政治斗争中,爷爷经历了什么,我不得而知,爸爸说爷爷也从来没有跟他讲过。

  爷爷不是根正苗红的红一代,甚至因为上过日本人的大学,身上还有“污点”。爷爷的很多中国同学和老师,虽然在创建解放军空军上扮演了积极的角色,但在历次的政治斗争,都难逃被批斗的命运。后来爷爷很少谈及自己的过去,才在文革期间没有遭到更激烈的批斗。

  爷爷在我9岁的时候去世,他在世时我还不懂事,也不懂历史。只记得家里有一些写满日语的本子,应该是当年爷爷上学的笔记。后来爷爷的很多事都是爸爸告诉我的,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查了一些资料,还打电话到沈阳图书馆的地方文献馆和长春图书馆询问了很多新京陆军军官学校和辽沈战役的事,感谢沈阳图书馆地方文献馆馆员耐心地跟我交流。但其实最希望的,还是能当面问一问爷爷,他年轻时那些很厉害的事。

365bet娱乐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