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田芳的红色评书为什么不够流行?--愿中国早日走出历史虚无主义时代_365bet娱乐送彩金
单田芳的红色评书为什么不够流行?--愿中国早日走出历史虚无主义时代
评论
虫虫新闻网-草根新闻网-www.top10movie.net_草根视角观天下_风云资讯聚虫虫
网络
2018-09-14 17:14

单田芳已经去世了,评书的时代也早已过去。其在社会当中唯一留下痕迹,恐怕就是当前在民间文化中盛行的史虚无主义价值观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具有一定艺术才华的艺人巨大的悲剧。别了,单田芳。也愿我们早日走出史虚无主义盛行的时代。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单田芳的红色评书为什么不够流行?--愿中国早日走出历史虚无主义时代

2018年9月11日下午3点30分,著名评书艺人单田芳因心脏衰竭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去世,享年84岁。其遗体已于当天17点30分左右离开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在家人的陪同下前往八宝山革命公墓。

可以说,单田芳的评书是一代人的记忆。大概是90年代前期吧,只要一打开收音机,不管是哪个频道几乎都是单田芳的评书。笔者至少就听过十部单田芳的评书,其中的《白眉大侠》和《乱世枭雄》都听过好几遍,因此恐怕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发言权的。在此我想简单的谈谈个人的看法,未必正确,仅供参考。

应该说,单田芳的评书的确是一个很能吸引人的东西。其嗓音非常独特,虽然沙哑,但是却具有一种独特的感染力,几乎只要听一段儿就很难忘记。但是,评判文艺作品的好坏,首先还是应该看文艺作品的内容与思想倾向,也就是其整体上主要是讲的什么,宣扬的是何种价值观。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单田芳的评书的问题恐怕是不小的。其价值观上的问题集中表现在《白眉大侠》和《乱世枭雄》这两部影响力最大的评书上。

《白眉大侠》应该是单田芳影响力最大的一部传统评书,其是清代传统公案小说《三侠五义》的续篇,主要讲的是宋仁宗时开封府的一群“御前带刀侍卫”徐良等人剿灭阎王寨、三仙岛、三教堂和东海小蓬莱等等“匪帮”的故事。这部书不仅在几十年里反复播出,而且在90年代中期时还曾经拍成过电视剧。

然而,如果要是我们仔细听一下这部评书,就会发现其中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徐良等一伙人凭什么要剿灭夏遂良和于和等人所代表的势力呢?那些人当中大多数并没有干过什么危害民众的事,也并没有对徐良一伙人主动生事,只不过不服从封建统治者的管理而已。在这种情况之下,徐良一伙四处平山灭寨,似乎并没有什么道义上的优势,完全是因为其本身就是统治者的一部分这种正统主义罢了。

如果从细节上来看,问题就更大了。比如说,攻打第一个重要的“匪巢”阎王寨的时候,如果要是说阎王寨一方守擂者不能换人,不管赢多少阵都不算,开封府只要赢一阵就算赢还可以说是规则本身的问题,徐良两次获胜全都是在对方打了多阵的情况之下捡便宜也是规则允许的范围,那么在刘道通已经认输之后仍然不依不饶,居然追下擂台杀死对手就是明显的违背了比试规则。至于后期的所谓“八老战金灯”和围攻武圣人于和更是连最基本的道义都没有,完完全全都是靠流氓手段获胜。但是这些做法居然还受到了评书的高度肯定,显然其宣传的价值观是病态的。

当然,认真的说起来,这并不完全是说书人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故事底本的问题。事实上,从新文化运动时的鲁迅先生开始就指出了这种公案小说的反动性,也就是刻意追求做统治者的奴才,“终必为一大僚隶卒,供使令奔走以为宠荣,此盖非心悦诚服,乐为臣仆之时不办也”。只要是站在统治者一方不管怎么做都是对的,只要是反抗统治者,则不管怎么做都是错的。到新中国成立以后,更是用马克思主义对于这些在清代盛行的公案小说及其衍生的评书作出了科学的分析:

【人民群众在这种反动的作品中,简直给糟塌得不成样子:将剥削阶级的种种恶行,移植在他们身上,愚昧、自私、深财害命、贪色丧身……好象层出不穷的盗窃案、强奸案都是小民不安分守已所致。这就证明了统治政权存在的合理性,衬托出施、彭这些反动官吏的“英明”。尤其是对于武装反抗的人民,描绘为杀人放火、抢劫为生的“盗寇”。.其实,这群“盗寇”正是清初大规模武装起义被镇压、转入地下活动的坚决不当顺民的人民。他们与官府对立,行侠仗义、济困扶危。有时发动零强的小规模的“暴动”。清朝通过所帮剿抚兼施,即屠杀与分化并用的办法.才陆续镇压下去。
公案小说几无艺术性可言。没有人物性格,字句拙劣,结构混乱。说书人是依靠曲折的故事,与武术的开打来吸引听众的。它迎合小市民的低级趣味:无聊的好奇,向上爬的渴望,给他们以精神上的麻醉。
复旦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组学生集体编著,中国文学史  下册,中华书局,1959年12月第1版,第313页】

365bet娱乐送彩金